周宗文:从“找矿男”到珠宝大王 他用30年建立300亿品牌帝国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5日
    
周宗文是福建福清人,1977年文革结束第一年,他考上武汉地质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大学毕业后回福建地质队做勘矿工作,之后进入珠宝行业,一干三十年。

从“找矿男”到珠宝大王他用30年建立300亿品牌帝国周大生

经过30年的艰苦奋斗,周宗文亲手缔造了“周大生”这个珠宝帝国。周大生专注于珠宝首饰的设计生产、品牌运营和连锁经营,在国内市场占有度、品牌知名度、行业美誉度方面,都颇具优势,在连锁加盟领域,更是有着独到理念和先进模式。

2017年6月22日,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 Brand Lab)在京召开第14届“世界品牌大会”,会上发布了2017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分析报告。在这份基于财务数据、品牌强度和消费者行为分析的年度报告中,周大生连续第7年蝉联《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估值从2011年的75.25亿元突破至301.58亿元,位列排行榜第128名,跃居珠宝行业前两强,与国家电网、腾讯、海尔等强势品牌一同迈进世界级品牌阵营。

周大生品牌价值逐年攀升

记者:您是学地质,之前干过找矿。您做珠宝这三十年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

周宗文:对比我们地质找矿来说,现在再苦再累没有我当时那么累,对比起来就感觉很幸福,珠宝这块,我们认为是传播爱和美的一个行业。

记者:您个人最喜欢哪类珠宝?

周宗文:我还是最喜欢钻石。一个是纯洁,它有净度,它是全世界最硬的矿物。同时它就代表永恒,永恒、光明、明亮、纯洁、白,这都是我喜欢的。

记者:您每年都会送钻石给您太太吗?

周宗文:会。以不同的形式送。

记者:您当时是怎么有这种想法出来创业?

周宗文:我是学地质的,我们那个地质大队当时有个宝石分队,他们找的是蓝宝石、石榴石这,所以我对宝石有点认识。1988年就到了珠宝行业,开始当宝石厂厂长、首饰厂厂长,1988年到1998年,有十年,这一段时间都在珠宝行业做批发、做进出口贸易、做定制、做加工。另外一个,我们家是侨乡,我们家在国外的比国内的还要多,家族里面有好多做珠宝的,他们也指导、支持我。前面所有的环节都做过,这种做连锁店、零售、品牌,这时候时机就成熟了。

1999年在北京王府井设立第一家直营专柜。2016年末,周大生全国拥有营销终端门店2,456家,其中加盟店2,162家、自营店294家。周大生近20年发展,经历了从自营门店到加盟店为主的重大方向性转变。

记者:1999年在北京王府井开第一家店,当时第一个店选择在北京,是怎么考虑的?

周宗文:北京是全国的首都,你要中心爆破,肯定是在北京,就在中心的中心。

记者:要做品牌化运营的路子,你开第一家店,就有这种思考性?

周宗文:做连锁经营就是两点:第一点,你一定要先做好一个样板;第二,它本身作为第一个店,你要有很大的辐射能力。最后的效果也都做到了,确实对全国产生了很大的辐射作用。

记者:1999年开第一家店,2010年是1000家店,恰恰这个背景也是中国珠宝行业黄金十年,基本是吻合的。

周宗文:1999年到2006年,在这个阶段,基本上我们是发展自营店,到2006年应该是在150家左右自营店。我们就感觉,纯粹去靠自营店的发展,速度还是会有问题的,从2006年就开始发展加盟店。

记者:2006年作出调整,为什么会觉得加盟店这个方式更适合周大生的发展呢?

周宗文:自营店,你还是做标准、做样板、做模式,在自营店的周边,你纯粹靠自营去发展还是有限制的。开加盟店这种模式,你等于是把加盟商的人力资源、资金、公关资源,以及场地资源全部都调动起来了,那么把他的积极性发挥起来。到现在为止,我们是一千多个加盟商,等于全国有一千多个老板跟你一起操心,那你这个力量就大很多了,速度也就快很多了。

记者:1999年第一家,2010年1000家,到2012年、2013年就上了两千家,后面的发展就有点加速度的感觉。

周宗文:高峰期的时候,确实每年增加三百家店是正常的。

记者:这样一个加速开店的速度会不会对管理带来一些压力和挑战?

周宗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团队也成长得很快,一个是我们的管理模式,盈利模式已经很清晰了,很标准化了,它在复制、繁殖的过程中很快地去发展。所以每年开三百家店,不但没有降低质量,而且提升了店的质量,提升了盈利水平。

今天的周大生,被看做是中国珠宝领军企业,外界给予最多的标签:国内知名珠宝品牌运营商。根据世界品牌实验室的数据,周大生品牌价值达到238.69亿元。

记者:一个数据,2016年中国珠宝终端销售市场规模是5千多个亿。站在现在这个时点,珠宝行业前景你怎么看?

周宗文:珠宝这块每年都在增长,就是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它这个刚性需求都在增长,尽管说现在送礼、大货少了很多,但是个人消费,一个是刚需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另外一个,按照我们讲“情景风格珠宝”,就是除了刚需,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气质、风格,他要寻找跟她匹配的珠宝来奖赏自己,以前比如讲结婚才去买,情人节才去买,现在如果她经济条件许可,而且她自己觉得我这个时候想表达一个什么心情,或者想表达自己的一个什么气质、风格,或者想在某些场合显示、炫耀自己,她就会去买,这种需求一旦爆发,比结婚的刚需还厉害。像国外这些女孩,她们首饰柜里面,首饰箱打开,里面都几十个珠宝,那我们离这个还有很大的空间。

记者:我看一个数据,周大生的品牌价值有238个亿,对这个价值评价,你是怎么看的?

周宗文:对我来说,238亿,我肯定不卖,对我来说品牌是无价的。但你要说,现在让谁掏出238亿的现金来买这个品牌,他肯定也要掂量掂量,除非他真像我这样去做这个品牌。

记者:上市能给这个品牌带来什么新的东西?

周宗文:上市以后,他衡量这个品牌价值,可能更多了一个标杆,多了一个市值的标杆。

记者:周大生上市对您个人来讲意味着什么?除了身价。

周宗文:对我自己来说,除了更累,平台更大,理想更大,就是更多的责任,更多的使命,感觉承担的东西更多了。

记者:公司上市之后,会加大对自营业务这块投入,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考虑呢?

周宗文:上市之后,我们会迎来第二个大发展阶段,包括加盟和自营。首先你也是布自营的点,先去布制高点。在区域布局过程中,首先全是铺加盟店进去是不行的,你首先也是要先布自营店,自营店先把战略框架搭起来,然后周边加盟店再把量做起来,这是我们一贯的策略。有些地方,我们还想创造一些自营店相对密集的,产生利润的产出区,就是这个地方光布个制高点是没用的,在制高点周边,我们也形成一种根据地,成片地布。

“周大生”前传

1957年,周宗文出生于福建福州市福清县(后改为福清市)的一个村庄。自小对母亲感情极深,因为在其8个月大时身患重病,是瘦弱的母亲连续十八天给他输入母体鲜血,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因为是印尼华侨,整个家族里大部分人都在海外,1975年高中毕业时他所有能走的路几乎都被堵死了:不能当兵,不能去工厂,不能推荐上大学。无奈之中,周宗文只能选择回老家当农民。

回乡后,周宗文被安排去做拉板车的苦力活儿——运甘蔗。一车甘蔗足有一吨重,只有两个人拉车,其辛苦可想而知。这一干就是两年多。

1977年,原以为会送一辈子甘蔗、当一辈子农民的周宗文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机,恢复高考的消息打破了他宁静而艰苦的乡村生活。因为在农村,消息极其闭塞,接到消息时离考试已经只有两个月时间了。他回到母校华侨中学上课,三年多的劳动使他变得又壮又黑,老师们几乎都没认出他来。他抓住一切时间,玩了命地复习。

高考结束后,周宗文又回农村继续干活儿去了,仿佛高考只是一场梦。直到武汉地质学院(后更名为中国地质大学)的一纸录取通知书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成为该校1977级地质学学生。

四年后周宗文大学毕业时,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1981年,他拿着毕业证书高高兴兴地回到福建省地质局报到。可板凳还没坐热乎,就被告知要到闽西地质二队报到。就这样一级一级分下去,最后竟被分到了野竹林矿区。

从“找矿男”到珠宝大王他用30年建立300亿品牌帝国

大学毕业后周宗文成了“找矿男”

这在外人看来是个巨大的打击,同去的很多人都为艰苦的野外工作感到沮丧,周宗文却表现得平静而豁达:“我就是从农村出去的,再回农村也没什么,主要是我想得很清楚,寻矿嘛,当然要到野外了,城市里哪儿有矿产?”乐观的心态、精湛的专业技能、逐渐表现出来的领导力,让周宗文很快脱颖而出,成为矿区的管理者,几年后就调离了基层的勘探队。

1988年,周宗文的命运再次发生重大转折。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下海”热潮开始在全国风行,刚过而立之年的周宗文表现出天性中“不安分”的一面,跃跃欲试地想投身到这个时代的浪潮中去。离开的那天,下着大雨,所有当地的老乡都来送他,有老人也有小孩,部下更是舍不得他。周宗文在离别的伤感中离开了家乡福建。

离开福建后的周宗文没有盲目创业,而是在大学校友、时任深圳金阳珠宝公司高层的张林霞和大学同班同学苏南茂的推荐下,来到金阳珠宝下边的一个珠宝工厂担任珠宝厂厂长,以积累行业经验。担任珠宝厂厂长后,从学徒工学起,经过三年的历练,他对珠宝的产、供、销各个环节已经成竹在胸,于是萌生了要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珠宝品牌的梦想。
品牌新闻
赛福金珠宝加盟店有哪些经营技巧

赛福金珠宝加盟店有哪些经营技巧

如今人们的生活质量不断的提升,不少人慢慢热衷于奢侈品的选购,那么珠宝的销售额得到了一定的提升。那么这么多的珠宝品牌加入进来,该行业呈现出良好的发展趋势。赛福金珠宝产品质量好,个性化的设计,备受行业的青

聽玉坊 和玉东方